365bet手机娱乐场:东方时空:新医改如何解决看病贵

年04月09日14:06CCTV东方时空

4月6号,备受关注的新医改方案正式出炉,这份2009年至2011年医疗卫生体制改革近期重点实施方案,开宗明义就写到,宗旨就是要着力解决群众反映较多的看病难,看病贵的问题,那么新医改方案出台了哪些具体措施,来解决看病贵的难题呢?

今天我们就要对此进行解析,首先我们来了解一下。

2月16日,小李锐在天津火车站和温家宝总理的一次偶遇,彻底改变了他的命运,本来小李锐的父母,因为钱的问题,已经准备放弃治疗,回张家口老家了,在温家宝总理的关心下,小李锐被安排到北京儿童医院接受治疗,被收到社会各界捐款40多万元,其中也包括温总理一万元的个人捐款,在这些钱的资助下,小李锐又得到了治疗的机会,小李锐和温总理的相遇,被媒体称之为幸福的偶遇,也有媒体指出,小李锐仅仅是四百万分之一,因为全国的败血病患者有四百万,不能指望剩下的人都能见到总理,当中国红十字基金会的工作人员去医院给李锐送捐款的时候,医院里很多患儿家长都围上去询问工作人员,如何申请治病基金,有位来自山西的母亲,听说自己孩子不符合资助条件时,流下了眼泪。

刘国恩:所以问题的症结在于,国民有没有一个疾病医疗的保障,让他在发病以后,能不能够得到相当比例的由医疗保险来支付的这么一个计划,而不是由完全自己来承担这个医疗费用的负担,我觉得这是问题的关键。

解说:刘国恩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经济学教授,国家医改小组专家,这次医改最大的成就,就是医改方案中第一条第一大项,该条明确规定,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,城镇居民基本医疗保险,和新型农村合作医疗保险,覆盖城乡全体居民,参保率提高到90%以上,对于公众关心的儿童白血病,卫生部长陈竺表示,将考虑列入大病统筹。

刘国恩认为,这一改革理念和改革方向,才是解决百姓看病贵,乃至看病难的,最根本最有效的途径。

刘国恩:我就说医疗体制改革,必须从两个方面考虑问题,不然我们扯这个问题是越扯越糊涂,一个是公益性如何来定位,什么叫做公益性,公益性是指医疗服务的公益性,就是生病了以后,你看病的时候,国家公共财政为你买单多少,这是确保公益性的经济基础,我们不能够把医疗服务的公益性,与医疗服务机构的公益性等同起来,那你使得很多医院变成一个福利机构,如果这样的话,我很难想象医疗服务的产业,医疗服务的供给能力如何得到最大程度的提高,如果不能够解决医疗服务机构的生产力,我们每一个人在看病的时候,能够得到很好的服务。

专家强调要解决老百姓看病贵的难题,全民医保计划是最有效的解决途径,实行政府主导下的全民医保,是医疗服务公益性的最重要的组成部分,但是全面医疗服务的公益性,不能通过牺牲医院和医生利益的途径来实现,医疗技术要创新,医生的劳动价值就必须要得到尊重,目前在我国很多地方,确实存在着医生手术费偏低,医院经费紧张的局面,导致医院以药养医,医生滥开大处方的现象非常流行,那么新的医改方案对此又制订什么样的对策?

这些政策会不会治到根本?

医改方案第五条第十八项明确规定,要推进公立医院补偿机制改革,逐步将公立医院补偿由服务收费,药品加成收入,和财政补助三个渠道,改为服务收费和财政补助两个渠道,新医改方案第二条明确规定,要初步建立国家基本药物制度,国家制订基本药物零售指导价格,这些规定的出发点,就是把医院通过药品赚钱的渠道彻底堵死。

梁万年:因为过去我们医院的机构,政府给他的一个政策,就是以药补医,因为当时政府财力是有限的,对医院的投入不足,其他方面就是医院的支出,政府就给了一个医院的政策,就是可以通过药费的15%,来自药上加成,来弥补政府财政性补贴不足的亏损。

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,由于国家财力有限,医疗机构通过药品加价创造收入,以弥补经费不足,是得到国家允许的。

新医改方案,明确将医药加成收入,从公立医院三大板块收入中提出,公立医院各种经费和运转,只能通过服务性收费和财政补助两个渠道,为进一步明确该条的意图,条文接下来下明确提出了医药分开,推进医药分开,逐步取消药品加成,不得接受药品折扣,医院由此减少的收入,或者形成的亏损,通过增设药事服务费,调整部分技术费标准,和增加政府投入等途径解决。

2008年10月,新的医改方案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布以后,人民日报海外版发表评论说,此次医改有诸多新的亮点,而最让人振奋的,莫过于政府决策的界定,的确新医改方案非常明确加大了政府的投入,比如为了保障新方案的落实,新医改方案第六条第二十一项明确提出,2009至2011年呢,各级政府增加卫生投入8500亿元,8500亿元是一个什么样的概念呢?

相当于把目前政府对于医疗支出的比例,从18%提高到了28%左右,再比如医改方案第十一项明确规定,政府负责其举办基本医疗机构的收入,按照收支两条线来进行管理,全部上交财政,那么这样的规定在实际当中操作起来效果如何呢?

北京市的社区卫生医疗机构早在两年前,就已经开始了这方面的试点,我们到那里去看一看。

两年前,北京市宣武区广内卫生服务中心,开始实行一系列医改试点,改革最重要的内容之一,就是零差价售药。

记者:在北京市宣武区广内社区服务中心,我们发现这里的药品是分为两种,一种是这种零差价药品,另外一种是这种非零差的药品,所谓的零差价药品,就是包含有两种含义,一种就是说这种零差价药品,直接从厂家进货而来,第二种呢就说是,医院把这种零差价药品卖给患者的时候,是不允许加哪怕一分钱的利润的,也就是说医院不能通过这种零差价药品来挣钱,而这种零差价药品在这个社区服务中心,占到了整个药品量的80%左右。

解说:在北京市卫生局所做的社区药价,和三级甲等医院药价统计表上,我们看到零差价销售药品的价格,和北京市三级甲等医院相比,平均要便宜30%左右。

患者:肯定是便宜了,那肯定便宜,你要说具体哪个药便宜多少,因为我们也没有算过这个。

解说:与此同时,卫生中心的一切费用,列入政府财政支出,对社区卫生中心采取收支两条线的管理模式。

梁万年:他的全部支出都是政府财政预算,全部收入上缴财政,他就没有我多卖药多创收的这种动力了。

北京广内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医务人员:因为以前假如说,我们工资奖金没有保障的话,我们就担心这月的工资挣得出来挣不出来,还挣不出来呢,我赶紧的怎么着,原来就是卖药,现在不是了。

李欣:因为我们现在就是把老百姓,当成了我们的衣食父母,不是要靠他们挣钱,而是要靠他们良好的关系,来落实我们政府的各项政策。

梁万年:我们现在是签发卡,我们是立体考核,一个是政府的考核,第二个是老百姓的评价,就是他的满意度的调查。

解说:但改革结果,也有让人遗憾的地方,比如为了扩大某一药品的进货量,以便在和厂家谈判时,能获得价格上的优势,以及防止医药代表再次进入医院推销药品,社区卫生中心,同一化学名字的药品,一般只进一个厂家或一个牌子,这使不同用药习惯的患者感到不方便。

梁万年:因为我有十种药或者三种药供医生来选择,这个医生的这支笔,又可以会来决定医药系统的营销,厂家的定价可能又要高。

解说:与此同时,记者在调查中发现,由于医务人员没有卖药挣工资,挣奖金的压力,而把精力放在了怎样让患者满意上,来这里的很多患者,对社区卫生中心的服务表示满意。

主持人:专家认为呢,新的医改方案规定的基本药物制度,以及国家对于公立医院的补偿机制,都是解决群众看病贵,必不可少缺的手段,但是解决群众看病贵的釜底抽薪之策,还是全民基本的医疗保障体系的建立,刘国恩特别强调说,新医改方案提出来,未来三年各级政府要增加到医疗领域的资金,要达到8500亿元,他认为从长远来看呢,这笔钱应该加大对于医疗保障体系的投入。

刘国恩:从原则上我们谈,8500亿的投入,我觉得中央可能给地方留了很多的空间,鼓励地方进行根据自己条件的一种探索,找出配置这种资源的更好的办法,这8500亿里面,如果能够在很大程度上,更多的通过加大国家对医疗保障的投入,是一个四两拨千斤的一个路径。

解说:我国的医疗保障体系分为三种,第一种是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,针对的是城镇有工作单位的人员,这是三大医疗保险中报销率最高,保障力度最大的一种,医疗费用报销比例达到百分之八九十,这部分人基本上已经解决了看病贵的问题,另外两个则是分别是针对农村居民的新农村合作医疗保险,和针对城镇无业居民的医疗保险,前者是每位农民每年缴纳20元钱,国家补助80元钱,后者和前者运行模式大体相同,但个人缴纳比例要稍高一点,但这两种医疗保险的报销比例,一般是在30%到50%之间,患者个人承担的比例较大,对看病贵有强烈感受的是这部分人,梁国恩教授认为,8500亿元,应多向这部分投入。

梁国恩:如果我们把更多的,很大一部分用在通过医疗保障来完成,那么国民就可以参与这个资源配置,如何参与呢?

你的服务好,技术好,这种口碑一定传出来,那更多的老百姓进来,我医保就可以买单,你不是就获得资源了吗?

你就可以拿来做基础建设,你也可以加大工资,医生的工资都可以提高了,国民可以参与,并且你作为医疗服务机构来说,你就可以专心专意进行业务上的提高,服务上的提高,你真的眼睛就向下了。

解说:梁国恩说,如果这8500亿不是通过市场的途径,而是通过内部的划拨,直接到达医疗机构,那么得到的结果将会恰恰相反。

梁国恩:因为它不是一个消费者导向,他是一个权利导向,关系导向,配置资源最好的办法,我们人类所知道的,就是通过消费者购买你的产品和服务,通过市场是配置资源最有效的办法,我想我们中国也是人类的一个部分,不可能不去分享人类的智慧吧。

解说:梁教授认为,新的医改方案,把加速建立全民医疗保障体系,放在了医改方案的第一条第一大项,说明国家已经认识到它的重要性,而如果长期通过加大国家补助的形式,来维持公立医院和基层医疗机构的运转呢,一方面财政是否能够负担得起,因为全国地方财政,能够达到北京这样势力的并不多,而另一方面呢,还有很大可能制约医疗机构的发展壮大和医疗技术的革新,医改方案明确提高了,要适当地增加医疗技术费用。

梁国恩:我们看到,专家门诊被外边的票贩子,炒成三百四百五百,OK,把本来可能已经是值好几百化块钱的,医生给你看个十分钟,二十分钟的价值,强行地人为地管制成十块钱,而病人愿意支付的已经远远超过这个,最后只是说医院并没有拿到,而被票贩子拿走。

解说:在目前,对于只能参加新农合的农村居民,以及城市居民医疗保险的城市居民来说,由于医保报销比例较低,他们仍然希望能得到比较便宜的医疗服务。

2月6日,记者来到位于北京市宣武区的天天好大药房,2005年初,当这家平价药店再次开业时,由于冲击到不少人的利益,曾遭遇同行恶意抢购,以及厂家拒绝供货等重重困难,药房已经进入了平稳有序的运转,仍然有很多百姓跑很远的路前来买药。

在受到天天好大药房药价的冲击,重新开业以来,周边已经有五六家药店,相继牵址和关张,记者采访了一家已经关门半年药店隔壁小区的居民。

记者:就您的观察来说,像咱们小区里面的老百姓,咱们想买药的话,一般会去附近的什么药店去买药?

记者:可是现阶段,还是有10亿,甚至11亿的人,他们报销的比例还是比较低的。

梁国恩:这是一个发展问题,我讲我们应该谈两个问题,一个是改革的方向问题,一个是发展的进程问题,我刚刚已经说了,如果通过建立全民医疗保障体系,来解决国民的看病贵问题,这个方向是对的,并且我们已经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,我们走出了非常伟大的一步,我们有了三个医疗保障的制度安排,尽管还有人多人群没有进来,那是第二个问题,发展的水平的问题,我们目前可能政府的补贴不够,对不对,三险衔接的程度还不高,还有很多国民可能还不知道,比如有些居民,我们通过调研,发现很多居民不晓得还有个城镇居民医疗保险,知识的认知问题等等,还有很多人没进来,但这只是一个发展阶段,发展水平问题,包括保证力度不够,后者是发展进程,所以说从医疗保障角度来看,我觉得我们目前做的工作,真的是值得称颂的,我觉得已经能够看到我们中国的全民医保,这么一个非常美丽的蓝图。

解说:国家显然已经有了这一方面的考虑,新医改方案第一条第二项规定,逐步提高城镇居民医保和新农合筹资标准和保障水平,2010年各级财政对城镇居民医保和新农合的补助标准,提高到每人每年120元。